心理门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2|回复: 0

[认知心理学] 需要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需要理论中的哲学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9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泽健 于 2020-12-29 15:24 编辑

需要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需要理论中的哲学问题


李泽健
2020-12-22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们说,与所有的哲学概念,比如意识、真理等等一样,需要也是一个说不清的概念,包括马克思的需要理论和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都没能把这个问题说清楚。我们还说,人们之所以说不清什么是需要,是因为人们不理解语言。人们不知道,如果我们没有定义什么是“需要”,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需要;人们不知道,什么是需要什么不是需要是由我们自己规定的,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但同时我们又说,我们平时经常看到的这个定义不行:“需要是有机体感到某种缺乏而力求获得满足的心理倾向,它是有机体自身和外部生活条件的要求在头脑中的反映,是人们与生俱来的基本要求。”这个定义有很多问题,那我们又该如何定义需要呢?

怎样定义需要

一、    不能用不清楚的概念来定义
定义的真正作用在于让别人知道一个语词到底指的是什么。如果我们用一些人们都不知道的、甚至连我们自己都不清楚的概念来定义它,那不仅起不到应有的效果,而且有时还会起反作用——误导人们的研究方向,把科学研究变成盲人摸象。
比如《基础心理学》(张述祖、沈德立著)一书,在解释需要,解释生物的主动性、选择性时是这样说的:“凡属生物都有一个复杂的、新陈代谢的一定平衡状态。这个状态一分解,它就死了。所以,有生命的东西对外界的影响,都有以维持这种平衡状态为标准的选择性,合则取,不合则拒。”这实际上就是在用“维持平衡状态”来定义需要,可是这个平衡状态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平衡呢?估计这个地球上没有几个人能够说明白!这样的定义不仅没把需要说明白,而且还会把我们对需要的定义的研究,引向对人体的新陈代谢平衡状态的研究,引向无边无际的未知。更不用说,这种解释还不够合理,如果需要就是以维持平衡状态、维持生命为标准,那我们又该如何解释人类舍己救人、舍身取义的行为呢?
二、    不能用“缺乏”来定义需要
在很多地方,比如说在百度百科上,人们都把需要解释为“有机体感到某种缺乏而力求获得满足的心理倾向”,这种解释其实并不全面和准确,很多时候需要并不能解释为“有机体感到某种缺乏”,比如说,一个人需要做手术切掉自己身上的肿瘤、我们需要清理垃圾等等,此类的需要还能说是有机体感到了某种缺乏吗?当然了,你也可以辩证地解释说这是有机体感到缺乏健康、缺乏卫生什么的,但如此绕了一个大弯以后理论就会变得非常复杂,这将会给我们以后的工作带来更大的麻烦。
如果我们不用“缺乏”来定义“需要”,那么需要这个概念就变得简单了,以后的问题就是 “缺乏”与“需要”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了,而不再是“需要”这个概念本身就说不清的问题了。
三、    要细分各种概念
要想理论清晰,我们就必须要严格区分各种概念。
以饥饿为例,我们必须要区分开饥饿、需要、食物、需要食物等等这几个概念,我们必须要知道它们是几个不同的概念。我们不能把饥饿等同于需要或者是需要食物,也不能把食物和需要食物等同于需要。细分了这几个概念以后,我们就能清晰地看出,需要既不是指饥饿,也不是指需要食物,更不是指食物,而是指介于饥饿和食物之间,由饥饿引起的想要得到食物的那种心理体验。汉语字典上把需要解释为愿望和要求,也有人把需要解释为“人对某种目标的渴求或欲望”,应该说还是比较合适的。
传统的理论由于不注意细分概念,把各种概念混为一谈,有时甚至把食物说成是需要,所以就导致了理论中的许多问题都根本说不清。比如说,有人是这样解释人的生理需要的:“生理的需要:食物、水分、空气、睡眠、性的需要等,它们在人的需要中最重要,最有力量。”,这里就是把需要食物、需要水分、需要空气、需要睡眠、需要性等等这些概念与需要这个概念混为一谈了。
厘清了需要这个概念的定义以后,我们就能比较容易地解释清楚目前需要理论中存在的那些说不清的问题。

需要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基础心理学》(张述祖、沈德立著)一书中说,关于这个问题有三种观点:
一种是马斯洛的观点,他认为需要都是先天的。即人天生就有这些需要。从发生上看就是底层的需要,强度越大;越是上层的需要,强度越小。在下层需要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上层需要就被抑制了。只有满足了下层的需要,才能把上层的需要释放出来。
第二种是行为主义的观点,认为高级需要来自“学习”,低级需要是先天的。高级需要是如何学会的呢?从原理上讲,就是通过工具性条件作用,即操作性条件作用学会的。他们认为,只有生理需要是先天的,其它需要都是学会的。高级的需要都是作为满足低级的需要的工具,都是受到低级需要满足的强化而学会的。
还有一种是弗洛伊德的观点,他认为高级需要就是生理需要与社会需要的妥协。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理需要,但如果大家都任性地去满足它,那么社会就乱了。因此,为了能够维持社会秩序,必须对个人有所约束。个人应该在社会秩序的要求和自己生理需要之间找到妥协途径。做到既能满足生理需要,又不至于跟社会秩序相冲突。他认为高级需要就是这样产生的。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从前面的分析我们能够看出,如果我们没有定义什么是“需要”,那世界上就没有需要,当然也就不存在需要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问题了。因此,需要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并不是一个有没有正确反映客观世界的问题,而是一个概念的定义的问题,是要看我们原来是如何定义“需要”、“先天”和“后天”等等这些概念的。
如果我们原来把需要定义为“欲望,要求”,认为“需要总是指向某种东西、条件或活动的结果等等”,而把“先天”定义为“与生俱来的”、“先于实践、先于经验”等等(汉语词典),那么我们就不能说需要是先天的了,这是因为:
1、 不知道就没有需要
我们还是以饥饿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说饥饿是先天的,是与生俱来的,因为我们生下来就知道饿。但是,我们还必须要知道,饥饿并不等于是需要。前面我们已经把需要定义为是一种欲望或要求,它必须是有指向的,在这里它是指向食物的。
我们天生就知道世界上有食物吗?我们天生就知道什么是食物吗?我们天生就知道饿了是要吃食物而不是吃别的什么东西吗?如果我们不知道有食物,那还能说我们天生就有对食物的需要吗?还能说需要是天生的吗?刚出生的孩子可是什么都吃的,而不是只吃食物,他们是在吃了以后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
需要是有指向的,不知道指向什么,就没有需要。这种说法不存在客观还是不客观的问题,这是由需要的定义所规定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我们就不能说有相关的需要,也可以说就没有相关的需要。生理需要如此,社会需要更是如此。这是一个逻辑的问题。
如果人们不知道憋得难受,不知道排便以后的舒适,那人们就没有大小便的需要。如果人们不知道食物能够解决饥饿的问题,那就不会在饥饿的时候有对食物的需要。如果不知道有解决痛苦之道,那就没有对解决痛苦之道的需要。
有个故事说,动物园里有一头大象,由于从小就被管理员用一根绳子拴住,不能自由活动,等它长大后,动物园里发生了一场大火,大象不知道能够挣脱拴着它的细绳,不知道逃跑,最后被活活烧死在拴它的柱子上。大象知道没有被火烧时的感受,但是它不知道能够逃跑,所以这个时候,它只有不被火烧的需要,而没有逃跑的需要。不管被大火烧死是一种多么巨大的痛苦,它也只能忍受,而不会尝试逃跑。
如果不知道那就没有需要,社会需要更是如此。如果你不知道有衣服,那你就没有买衣服的需要;秦始皇不知道有飞机,所以他也就只知道建个阿房宫,而不会想着给自己弄一架专机;印度人不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至今也都没有彻底消灭种姓制度的需要……
这里要强调的一点是,关于饥饿的这个例子,我们还必须要考虑到饥饿的定义,如果饥饿的定义也是有指向的,也是指向食物的,那问题就麻烦了。比如说,我们现在的汉语词典上对饥饿的解释就是“肚子很空,想吃东西”。很明显,这样的解释与需要和食物这两个概念是交叉重叠的,它没有把饥饿、需要、食物这三个概念严格地区分开。当然了,对于我们的日常生活而言,这样的解释也就足够了,我们已经能够明白它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对于理论研究而言,这样的解释就根本行不通了,这等于是说,只要是饥饿那就必然有了对食物的需要,这样,我们就很难再说清楚需要到底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了,就很难再说清楚以后的各种问题了。
现有的理论存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使用语言不够严谨,用自然语言来解释各种理论问题。没有对概念进行严格的细分,概念的定义之间相互交叉重叠,甚至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矛盾,所以在解释理论问题时,往往是乍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经不住追问,只要一问立马就露出了马脚,追问到第三步那肯定就是怎么说也说不圆了。
由此我们能够看出,要想把需要理论中的各种问题都说明白,我们不仅要严格定义需要的概念,而且还需要严格定义其它的相关概念。
2、 没有比较就没有需要,需要是选择的结果
不知道就没有需要,但是知道了也未必就一定有需要。
我们知道人能够停止呼吸,但是我们并没有让自己停止呼吸的需要;我们知道自己有重量,但是没有让自己没有重量的需要;我们知道植物上长刺、长叶子,但是并没有让自己身上也长刺、长叶子的需要;我们知道印度人上厕所是用手而不是用卫生纸解决问题,但是我们并没有也用手解决问题的需要……
决定有没有需要的并不是知道不知道,而是有没有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需要。需要是在比较之后产生的,是我们在比较之后做出的一种选择。这是一种后天的行为。
受到针刺,我们之所以有躲避的需要,那是因为我们知道在躲避之后就不会疼痛了。如果我们知道躲避以后是要挨刀刮的,那我们就不会再躲避了,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就不是躲避而是忍受了;我们之所以在饥饿的时候需要食物而不是需要石头,是因为我们知道饥饿的痛苦,知道吃了食物以后能够消除这种痛苦,知道吃石头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痛苦;在寒冷的时候我们需要取暖,那是因为我们知道温暖比寒冷舒服。我们之所以没有跳进火炉取暖,那是因为我们知道那比寒冷更让人无法忍受……
不管是哪种需要,不管是生理的还是社会的,必然都是人们在比较之后做出的一种选择。
在这里,我们还有必要把“需要”和“需要某种东西”这两个概念区分开来,比如说“需要空气”或“需要睡眠”等等。
有人可能会说,人们对空气、睡眠等等的需要并不是在经过比较之后才产生的,这些应该都是先天的,是与生俱来的。其实,这是把“需要”和“需要空气”、“需要睡眠”这两种不同的概念混淆在一起了,“需要”指的是需要空气或者睡眠的那种欲望,是一种心理状态,我们甚至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种心理活动。这种心理状态或者是心理活动是有时间性的,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我们只有在呼吸困难的时候才“需要”空气,只有在瞌睡的时候才“需要”睡眠,而这些必然都是比较的结果。而“需要空气”和“需要睡眠”这两个概念则没有强调时间性,它可以是过去的需要也可以是将来的需要。如果我们把“需要空气”等同于“需要”,单位上有时候用发实物代替发工资,那月底的时候给你发空气行不行?你不是需要空气吗?我们需要空气、需要睡眠,但它可能不是我们现在的“需要”。
在随后的文章中,我们将讨论需要理论中的其它问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联系本站|使用协议|Archiver|心理门户网 ( 沪ICP备19003878号-3

申请友链|联系本站|使用协议|Archiver||( 沪ICP备19003878号-3 )

Copyright © 2005-2015 心理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538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